<big id="dviku"><dl id="dviku"></dl></big>
<tr id="dviku"><input id="dviku"></input></tr>
    <legend id="dviku"><dl id="dviku"></dl></legend>
    <big id="dviku"></big>
      <legend id="dviku"></legend>
    1. <ol id="dviku"><input id="dviku"><thead id="dviku"></thead></input></ol>
      <tr id="dviku"><output id="dviku"></output></tr>
      <big id="dviku"></big>

    2. 读者不是上帝1200字以上
      读者不是上帝
      年级:高一字数:1200字以上体裁:演讲稿

      (今晚突然想起了些事,也想干起些不太好的事了,这说起来就是一些时事评论之类的,只觉得对大家会有些帮助,对于生活我们可以有更多的一些思考,对于网络世界,我们可以有更多的一些关注。此辑中,我将发表三篇文,两篇转载的,一篇是我自己写的。这篇文章对你们总归会有好处,长些见识吧!)

      写这篇东西之前,朋友一直劝我,别这么说,会得罪读者的。

      但我实在想不出来到底和读者说什么好。

      在我眼中,读者不是上帝。我唯一能做的,就是不欺骗你们。

      为了表示我的诚意,首先,我声名下写这篇东西的日期。现在是2006年12月29号,凌晨5点。我在北京,坐在我那台1700块钱买的破电脑前,写着2007年4月份的读编往来。

      是的,你们一定失望了,你们希望看到的是最新的文章,至少不是早产四个月的东西,但我只能说,这没有办法,因为,这是一次彻底的改版,需要做市场调研,需要赶期刊展销会,所以我只能在一月四日之前把样刊做出来。

      我没有什么歉意。因为第一,即使这样,我依然可以保证你们阅读到的东西比其他刊物好得多——这点信心我还是有的;第二,至少这是一个对得起自己良心的选择。

      当然,我还有另一种解决方式,就是像我的同行们经常做的那样,把这东西说成是上市前三天写的。事实上,这种事情我也干过,但如果有得选择的话,我还是希望和你们说实话。

      也许以前一直买《现代交际》的读者看到这样一期离经叛道的东西,会感到很失望。对这部分人,我倒真的很抱歉——尤其是那些全年订阅的,你们花了钱,却没有看到想看的东西,这是我们编辑部的责任。但歉意归歉意,改版还是在所难免的。为什么?原来的东西不好卖,就这么简单。我想,这年头不会有哪位读者纯情到把一本杂志的编辑当作拿着铁工资,一心为读者排忧解难的活菩萨吧。办刊物都是有目的的。

      为什么要办刊?为了赚钱。

      我为什么当编辑?为了赚钱。有了钱,可以不用再向快60岁的老头儿老太太伸手,可以吃到比食堂饭菜好一点的东西,可以买玫瑰花去泡妞。就是这么简单,正像郑渊洁说的,我是在为自己的嘴巴和生殖器打工。

      说这些,主要就是想告诉你们,办刊并不是,至少基本不是为了读者。读者在杂志社的眼中,使消费者,当然,也可以说好听点,是衣食父母。但最重要的是衣食,而不是父母。这就是所谓的有奶就是娘。

      所以说读者是上帝,究竟是矫情呢,还是别的什么呢?

      和你们讲一个真实的故事。我干第一份编辑工作时,顶头上司曾经在国内一本销量极高的青春励志杂志担任主编。一次校对中,我发现她选的一篇稿子错把“过犹不及”当成了“有过之而无不及”的意思使用,而且自己根本不知道这是用错了。我提醒她,是否应该改过来,她果然是见过世面,脸上带着微笑——微笑本来应该是暖暖的,但她此刻的微笑却让我觉得后背有些发凉——慢条斯理的说:“反正读者也看不出来,无所谓了。”

      相信你们中已经有人猜到了结果。对,就是这样。错字改过来了,我因为不胜任这份工作,被要求彻底的回家休息了。回去的那天晚上,天气不算太配合,没下雨,“心若在,梦就在”这段声嘶力竭的歌声也没有及时响起。我为她远在不知道什么地方的母亲,捎去了最诚挚的问候。

      自打那以后,我明白了一件事。也许,她真的把读者当成了上帝,但她信的是别的教。

      至于别的教的信徒怎么看待上帝,中东那点事经常上新闻联播,我也懒得重复。

      就这么和你们说吧,干这行的,绝大多数是拿读者当SB。那种什么母鳝鱼在下油锅时把身体弯成拱形,后来解剖才知道,肚子里怀了条小鳝鱼的白痴故事,不但堂而皇之的上了杂志,转载率还tmd不低。就算用左鼻孔想想,你家做鳝鱼不开膛直接油炸呀?你家鳝鱼胎生呀?这不是拿读者当SB是什么?

      当然了,说同行的坏话,这不合规矩,但貌似也没有哪个智商正常的人认为不合规矩就是错的。你们觉得是不是?要是同行那你们当SB我不说是不是就是对的?

      正如你们希望的那样,我是一个无神论者。换句话说,我不把你们当成上帝,这正证明了你们在我心中的地位。因为在我眼中,上帝是不存在的。我也不会拿你们当SB,这么做不厚道,我更喜欢用这个大家耳熟能详的词形容我的一些同行。

      当然,退一万步来讲,就算我是一个信徒,我也不会拿读者——也就是你们,当上帝。如果让你们选择,你们是喜欢看到这样一本杂志呢,还是喜欢我们维持原价不变,把这本刊物办成中国的《男人帮》、《花花公子》、《龙虎豹》呢(要是没听说过,我劝你们了解一下。当然了,我从来没说过推荐你们看这类话,别到时候拿着句话来抓我的把柄。我的意思是说,就算不看,作为常识性的了解,你们也应该知道这些杂志是干什么的)?这就是问题所在。第一,我知道你们想看什么;第二,这样也能更多的赚钱。这样对咱们似乎都有好处,但事实上,借我们个胆我们也不敢选那些东西。原因我就不说了,谁都不傻。这就是第一个原则:不能无限满足读者的需求。

      换一个角度,我们为什么不办一本给辛苦工作在色情行业第一线的小姐们看的杂志呢?难道她们除了《文化苦旅》就真不对别的书刊杂志感兴趣?事实上,是我们办不了。没干过那行,也没接触过,不好说她们喜欢什么。总之就是我们满足不了她们的阅读需要。这是第二条原则:不能满足无限读者的需求。

      这样对读者,如果还说是把读者当上帝,那就太那个了。

      那么,我们究竟把读者当成什么?这话不好说。朋友?我对这个词看得很重,到现在为止,我的朋友两只手外加一只脚就能数过来,也许以后会有些人成为我的朋友,但不是现在。上司?我要真懂得对上司唯命是从也不至于大学毕业两年换了四份工作。唯一能说的只有:我们需要你们。没有你们,我们杂志办得再好也无法维持下去。我当编辑短短的一年半时间里,眼看着两本办得非常不错的刊物倒下去,为什么?销量不行。倒不是读者不认,而是读者买不到,或者干脆没有发现这两本刊物。

      所以,你们的购买和宣传,使我们把这本刊物做下去的唯一动力。如果你们觉得这本刊物还算说得过去,如果黄掉了还算可惜的话,那我将感到万分的欣慰。在这里也求你们件事,就是如果觉得这本刊物还可以的话,就向朋友们介绍下,或者在网上帮我们宣传下。这么做,往乐观了说,是可以让你们以后更容易买到,往悲观了说,是为了让这本刊物以后还能存在。

      下一篇:课间发生的一件事

      相关推荐

      正在阅读:读者不是上帝
      天天好彩开奖-同步报码开奖结果-图库开奖